•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天线宝宝心水第一论坛

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_东莞时间网

作者:admin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_东莞时间网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_东莞时间网 -->2018年02月17日 星期六 新闻图片国内新闻权威公告国际新闻图片视觉东莞新闻全媒体新闻财经问政报料专题民调房产汽车娱乐观影体育健康教育旅游活动团购遗失订报...
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_东莞时间网 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_东莞时间网 --> 2018年02月17日 礼拜六 新闻图片国内新闻威望通知布告国际新闻图片视觉东莞新闻全媒体 新闻 财经 问政 报料 专题 民调 房产 汽车 娱乐 观影 体育 健康 教导 旅游 活动 团购 遗失 订报 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手机报 国内新闻 >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 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 来源:2014-07-03 12:21:00记者: 柳忠秧(左)写诗卖钱,给政府、给景区、给企业,一首好几万。他有很多评论界的同伙,从各个角度对他的诗予以赞赏,也有同伙小小批评一下,比如“情绪太高亢”,“句子可以再整洁些”。(柳忠秧供图/图)“有没有想过离官方远一点,受到的争议会小一些?”南方周末记者问。柳忠秧迟疑了一下:“中国从来就是官本位,回避不了。以前我经商,不拉关系根本接不到单。跟官方博弈,我只能给自己拉条红线。”湖北诗人柳忠秧长居广州。他写诗有个习惯:一小我找个旅店,一住十天半个月,到了饭点找人喝酒,喝饱了酒,再翻开材料写诗,很多时刻他进展缓慢,直到不得不交差。所谓“交差”,不是交给诗刊杂志,而是交给他阔绰的“买家”:政府、景区、企业……一首诗的价格在几万元。2014年5月24日是日,柳忠秧从旅店一觉酒醒,从窗前往外一看,一条臭水沟从楼下淌过,沟上架着一座桥,和沟边的小路正好形成“丁”字。柳忠秧一念闪过:“这风水,可别是被谁盯上了!”第二天,远在湖北的作家方方发了一条微博:“听同事说,我省一诗人在鲁迅文学奖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以全票经由过程。此人诗写得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作协方面立场晴明,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评委多是高校教授,重人情而轻文学。我信任此人现正在北京评委中四处活动。我们拭目以待。”网友们猜了一成天“跑奖诗人”到底是谁后,当晚,方方贴了一句诗挑明:“国民党共产党,开天辟地。讲习所黄埔军,众志成城。陈独秀孙逸仙,国共合作。蒋中正毛泽东,兄弟并肩。”恰是柳忠秧《岭南歌》里的句子。《岭南歌》是柳忠秧应上海世博会广东馆组委会写给广东馆的,前后写了半年,“主如果为了扩大影响。”柳忠秧对南方周末记者包管,“没有收费。”“忠秧体”成为继“梨花体”、“羊羔体”之后,又一令网友绝倒的“奇葩诗体”。出乎料想地,一些学者特地站出来为柳忠秧“背书”。“开研讨会?必须的!”方方起事后不久,柳忠秧声明:“要用司法之针缝上方方的大嘴。”柳忠秧也有一张大嘴。起先,他接收媒体采访,直呼方方为“傻大姐”,表示自己从不看女性作家的作品,因为“中国的女性都不讲逻辑”,又说:“国家像养猪养狗一样豢养了一帮作家,然后到处恶语伤人。”这些在柳忠秧看来被“断章取义”的话,不但沦为笑柄,也让他把自己的老婆、姐姐、体系体例内同伙都搪突光了。柳忠秧一度拒绝接收采访:“律师怕我喝多,又是一通胡说。”柳忠秧找了律师,想用司法武器来“对于方方”。武器之一是2013年9月颁布的“关于解决应用信息收集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这个“解释”规定:“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依法入罪处罚”——也就是曾在微博上引起广泛质疑的“谣言转发500次以上可判刑”。柳忠秧对官司极有信心:“方方要拿出证据来。”方方切实其实不曾明确展示过她的证据。方方曾对媒体说,柳忠秧当时甚至“活动”到了她本人处,她特意提醒作协党组,谁知“竟然照样全票经由过程了”。方方提到的另一佐证是:“柳初评前在北京、武汉等地举办其作品研讨会四场。”这倒有据可查,柳忠秧确实爱好开研讨会。比来的四次“柳诗”研讨会,分别是2013年11月在岳阳、2014年1月8日在武汉、1月17日在北京,以及3月再次在武汉举行的。在北京的那一场,诗歌理论家谢冕、翻译家屠岸、诗评家吴思敬等纷纷参预。“我开研讨会花的都是自己的钱,又没用公家的钱。”柳忠秧紧接着弥补道,“当然我开研讨会都是很便宜的。”对此柳忠秧颇为自得:“有时酒店客房是赞助的,有时会议室是赞助的,有时刻酒也是赞助的。”柳忠秧1990年代中期下海,直到2008年才注销了自己的广告公司,专心写诗。开研讨会,惟一需要柳忠秧自己花钱的,是给捧场嘉宾的“车马费”:“也就几百块。这是必须的,行规。”2014年开的三场研讨会,评论辩论的主题都是《圣美大江》——这是个待遇不错的命题作文,写南水北调的库区移民。“像这样的题材,是肯定要开研讨会的,必须得宣传啊。”柳忠秧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尽管有赞助,他照样为这几回研讨会花掉了上万块。同伙和同伙的同伙关于研讨会,最让柳忠秧引以为豪的是自己的“号召力”。有一回在外埠,柳忠秧一大夙兴床,心想:“下昼就要到广州了,不如开个研讨会吧。”“我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还真开成了,照样个有五六十人规模的大会。”柳忠秧靠在椅子上,嘬着烟对南方周末记者笑起来。柳忠秧在湖北、广东切实其实有宏大的“同伙圈“。早年他参加过五次鲁迅文学院作家班的进修,此间结交了一批文人墨友。1990年代初他辗转广州,为广州社科院下属的“企业评价协会”拉广告,依靠广告提成,每年收入能到三十多万。后来他自己成立了广告公司,一面持续结识官员和商人,一面也没忘“诗酒唱和”。“学界、商界、官场,他都吃得开。”一位熟悉柳忠秧的广东媒体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柳忠秧交同伙也有讲究:“我比较爱好和评论界的同伙来往,诗人也交往,比较少。”高校的文学评论家、历史学家,是柳忠秧最迎接的“座上宾”。北大教授、诗歌理论家谢冕,是柳忠秧“同伙的同伙”。北京研讨会时,同伙牵线把谢冕请到了现场。后来柳忠秧出版诗集《楚歌》,就用了谢冕的评论文章《楚歌一曲动江湖》作序。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樊星是柳忠秧的“老酒友”。樊星是此次鲁迅文学奖湖北省初评评委之一。在方方指出柳忠秧“活动”鲁奖后,樊星曾连发几条微博,责备方方“动辄发出恶声”、“在省内评奖时曾为一位收集写手大说好话”。另一个伐罪方方的高校教授是北京大学教授肖鹰,连撰三篇文章,批评方方“身份选择正义”。柳忠秧不熟悉肖鹰,但谢冕是肖鹰的师长教师。让樊星倍感生气的,是方方那句“教授重人情而轻文学”。“事实上,当时全部湖北省合乎参评规定的诗歌只有七部,我们要推举五部。最后得全票的不止柳忠秧一个。为什么全票率高呢?作为湖北省的评委,我们当然尽可能愿望把本省的作品推到上面去。”樊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语气颇为急切。湖北省作协有个专家库。每到评奖时,便从专家库中抽出七八个专家,直到评奖前两三天才会告知评委本人。作品看不完是常有的事,这时专家们就只能挑重点篇章翻翻。“评委们去评奖,相当于义务协助,只拿一两百元‘车马费’。以前评完还会有顿晚宴,八项规定后,饭都没得吃了。”樊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切实其实经常会有人打来电话,赓续寄作品来,樊星往往会回应:“还没有收到通知。”有人请饭,樊星也只是躲着。至于“买奖”,樊星说自己“没见过”:“但说不准别人碰到过没有。”“‘跑奖’这种事其实不新鲜。”接收媒体采访时,樊星曾十分不虚心地批评,“根深蒂固的‘关系学’,就是中国文学奖项争议赓续的根源。”文学圈本来算不上大,创作界和评论界的关系更是交织,作家们无论跑不跑奖,都经常难逃“关系”二字。写诗归上帝管,跑奖归凯撒管“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年近80岁的孙绍振坐在广州的一家酒店里,笑眯眯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要到中山大学做一场讲座,柳忠秧负责安排他的全部行程。诗歌是上帝管的,“跑奖”是凯撒管的。对于媒体上闹得热火朝天的这件事,这位曾在1980年代初推动朦胧派诗歌崛起的诗歌评论家,只愿意讲讲“上帝的那部分”。面对南方周末记者关于柳忠秧诗歌水平的提问,孙绍振没有直接评论,而是洋洋洒洒,从胡适的意象派讲到台湾后现代。至于中国古典诗歌,孙绍振认为最大的局限是“叙事性太弱、思惟容量小”,没有《伊利亚特》、《奥德赛》那样的史诗。柳忠秧的诗,让孙绍振“认为惊奇”的,恰是他能用“古典的诗歌节奏”,把某一个地区、某一个时代的历史“组织到诗里去”。这样的评论并不鲜见。对柳忠秧最著名的一句评语,来自广东教导学院中文系教授熊国华:“《岭南歌》一首诗写了一百三十多位历史人物,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是极为罕有的。”至少在贵州作家项兆斌看来,“130位历史人物”算不上什么评价标准:“《岭南歌》310行,没有塑造英雄形象,人物多以概念论述代替生动文字描写,没有一点史诗的影子。”孙绍振也承认柳忠秧诗歌有不足:“有些地方有点白话了,但可以容忍。毕竟它的体量那么大。西方的叙事诗里,白话太多了。歌德评价拜伦的诗:像被拘留收禁了的议会谈话稿。但人人依然承认拜伦就是大诗人。”孙绍振有时刻会参加一些“老干体”的诗词会,听着那些“外面上格律是对的,实际上不是律诗”的顺口溜,他也只能委婉批评。在他看来,柳忠秧《楚辞》最重要的一个缺陷,生怕和这些“老干体”的缺点一样:“情绪太高亢,缺乏变更和起伏。”樊星也常对柳忠秧提些建议:“把句子写得再整洁些,再不合凡响些。”被方方贴上微博的那句“蒋中正毛泽东,兄弟并肩”,樊星一开始就不爱好,他曾建议柳忠秧修改,柳没有接收。但樊星大体上,对柳诗是认同的:“很大气。很稀缺。”柳忠秧粗略估算过为自己写评论文章的人数:“也许有一两百个教授,字数五六十万。”洪亮的音色里装满了自信。不拉关系接不到单作家羽戈将柳忠秧的诗归为“歌德派”——歌功颂德派。“一言以蔽之,即赞赏,不仅赞赏权力与文化,还不忘赞赏自己。”羽戈在评论中写道。创作“梨花体”的诗人赵丽华,也在微博上出力进击了柳诗的这一点。柳忠秧不合意,他声音提高了一些:“假如说我歌颂权力,那我写国民党算什么?”《岭南歌》让柳忠秧认为自己“阁下不是人”。他自称拿着书稿往广东出版社送审时,差点儿没过审,审稿的老爷子问他:“只据说共产党开天辟地,国民党什么时刻开天辟地了?”这首长诗的开首两句是“岭南大派,南天雄脉”。柳忠秧把稿子交给世博会广东馆,有关引导前来关心:“广东历来低调,你可切切不要说‘大派’。”柳忠秧解释,“这个评价,既没夸大,也没缩小,广东在近代史上的感化很重要。”《岭南歌》是柳忠秧的“义务作品”,大部分时刻,他写字要议价,比如《自由世界骑黄鹤》,由黄鹤楼出资;有几个城市的主题词,是地方政府埋单。这些钱只是柳忠秧收入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来自聘任他做“文化顾问”的几家企业。在浙江,羽戈也见过类似这样的“诗歌卖家”。“他们靠给当地文化局、有关部门写宣传性质的文章、调解民众抵触的歌,靠这个赚钱。”羽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他看来,柳忠秧算是“比较有底线”:“他直接歌颂某个政治家、某个官员,这样的行为很少很少,他只是靠歌颂文化来赚取些利益。”靠写诗赚点“创作费”,换点小酒喝,在柳忠秧看来完全是一件理所当然、无伤大雅的事:“我自己养活自己,你给少了我还不干。如果我拿着体系体例内工资,那我做这些也会不安,可我的身份是无业游民。”他把自己的诗定位为“像韩剧、美剧一样”的“文化产品”:“要奇货可居。”“奇货可居,是不是意味着要完全为客户办事?”南方周末记者问他。“那也不是。我会和他们签协议。我的诗他们一个字也不能改。”柳忠秧答道,“他要万一给我改个‘×××万岁’,那不是毁了我?”“有没有想过离官方远一点,受到的争议会小一些?”南方周末记者问。柳忠秧迟疑了一下:“中国从来就是官本位,回避不了。以前我经商,不拉关系根本接不到单。跟官方博弈,我只能给自己拉条红线。”和鲁迅有什么关系?柳忠秧也曾骂过中国诗坛。2013年3月,他曾因为作品《岭南歌》未能入选广东省鲁迅文学奖的初评而认为“羞辱和轻侮”。他列举多项“罪状”,责备广东省鲁迅文学奖评委都是“二、三流”,并写了一篇名为《诗坛黑照样黑社会黑》的小文,个中一条是:“诗不敷,买奖凑”:“我曾卖力进修、研究浩瀚获国际、国家大奖的汉诗诗人作品,实话说不少名不符实。买假食物伤害的只是身体;而买奖诗人的作品却是伤害灵魂!”为什么要参加这么“黑”的文学奖评选,柳忠秧的来由是:“好不轻易练就一身好剑法,总要去比划比划。”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方方,曾在微博中提到过作家们挤破头皮评鲁奖的原因:“政府介入太深。无数小我利益,皆以获不获奖为标准。使获奖后的小我实惠太大。大到很多人宁要实惠而不要其它。所以评奖在某种程度上很伤害文学。”小我实惠,首先是经济上的。2010年,东莞的打工作家王十月凭借作品《国家订单》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据知情人士泄漏,包括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在内的三级地方政府,共奖励了王十月国民币约60万元。“奖金都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今后的职称、职务安排、出去讲课的讲课费、出场费,都是会水涨船高的。”这位知情人士持续说道。樊星不以为然:“体育冠军、劳动模范都可以有奖,文学为什么不能?关键是有些人看到这些就去谋求,那就纰谬了。”肖鹰在连发三篇文章批评方方时,顺手扯出了“鲁迅文学奖”的旧账:第四届,评委雷达、李敬泽、何建明、洪治纲集体获奖;第五届,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获奖;第五届,谭旭东的评论类获奖作品《童年再现与儿童文学重构》涉嫌抄袭。既然难以避免评委与作者之间各类躲不掉的“关系”,作家陈村认为,不如把“鲁奖”的评选法度模范调剂一下:“应该把全部评奖过程透明化。让评委对文本负责。就算你怕冒罪人,有那么多人看着你,也是一个监督。”在方方和柳忠秧的这件工作里,陈村果断地站在方方一边。“鲁奖”或许正在测验考试改变。一个消息是,即将开启终评工作的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可能真的会采取记名投票、透明评选的方法。附:柳忠秧诗歌举例楚歌(一)夜读春秋寻大义,醉向伯牙觅亲信,心怀李白笑孔丘,顶礼文公求正气,辞慕屈子追司马,武尊卫青霍骠骑。莫说唐宗怜宋祖,野草斜阳奈何兮!五千年明天将来月明,大江东去长空碧!岭南歌(一)岭南大派,南天雄脉:万里云动,春潮彭湃;三江并流,珠水豪迈;千帆东去,浪淘碧海。百越气象常新,五岭巍峨多彩!北江迤逦,西江壮哉!东江灵秀,韩江明快! 负责编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关键词: 腓肠肌 名利场 上一篇: 《无处可逃》7月8日上映 抢先揭秘五大看点 下一篇: 萨科齐首度公开回应涉贪腐事宜 坚称清白将重返政坛 点赞 0 发长微博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法度模范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调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每日推荐 河北永清4.3级地震原震区发生更大地震可能不大 “不打烊”不等于“全配送” 快递若何保障春节网购 将再创历史新高!2018长征系列运载火箭三大看点 一旅行社老板卷款跑路 至少300余人旅游行程受阻 医生:像同伙圈热文中的重症患者,每个流感季都邑有 单板滑雪女子U型池资格赛中国两名选手晋级决赛 央视谈直播乱象:收集主播用说唱形式描述吸毒感触感染 年夜饭订满催热“年中饭” 小家庭聚餐偏好特色餐厅 暖!母女三人32年春节合影 从未间断 榴莲、滑板、鸡鸭鹅 回家团聚你带了啥人人爱看01危险!男童剪刀扎入面部 ?春节时代儿童安然不能...02过年不回籍 51.4%一线城市受访者愿望父母反向过年03哈里王子婚礼细节曝光:在温莎城堡内举行,将乘坐...04多位花滑名将频繁赛场摔倒,平昌冬奥的冰不可?05特朗普儿媳因拆开含不明白色粉末信件就医06特朗普万亿基建计划长啥样??往后10年改造年久失...全媒体新闻01东莞计划三年内投资18多亿元打造一批区域亮点农业...02东莞计划5年内建成6个特色连片示范区,每个片区市...03春运自驾防“碰瓷” 东莞刑警来教你04长假去哪玩?东莞市林业局发出十大森林公园春节游...05厚街一老板推春运直升机包机办事 每人2万元1小时...06收好处费放行法院查封家当 房主被罚10万元时间问政 市民盼相关部门正视麻涌辅警待遇问题 市民问拥堵路段邻近黉舍能否错峰下学 市民建议塘厦镇某村途径能否加装路灯 市民建议交通运输局开通新的公交线路活动时间公益招募|一人一勺,用温暖手作点亮一片星空穿越东莞!亲子徒步挑衅赛即将来袭,你敢来挑衅吗...【亲子嘉年光光阴】小黄人驾到!等你们一路来打开春天...新闻图片北京西单大悦城逆行女警和抄凳子上的保安年迈找到了!情人节撞上春节鲜花猖狂涨价 一束红玫瑰要卖120元中国“北斗三号” 实现批量临盆视觉图片走,干活去!菜农大妈脚踩平衡车下地干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间版权所有 | 粤B2-20090260 | 司法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

标签:柳忠秧入围鲁迅文学奖 其诗作每首上万卖政府_东莞时间网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对有版权争议的内容,请联系其网站或内容提供方协商处理. 港ICP备12010389号